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长陵整颗魂还没有从越长盛的临终嘱托抽离出来, 就看到叶麒的眼睛一张一闭,又重新拢了回去。

    她甚至没看清楚他的眼神。

    呆了一瞬,她忙伸出手去探叶麒的脖颈, 触到跳动时才稍稍缓了一下。

    没有什么斟酌的时间了, 此人断气在即, 是生是死,全凭她一念之间。

    换作是十一年前, 她多半不会踟蹰, 而今非昔比,大昭寺内她拦下圆海的那一掌后, 丹田内力即如沸水般翻滚, 是以, 在与四大长老比斗之时她尽量不去动用内力,总算她架势十足没有露出破绽,这才侥幸逃脱。

    以眼下叶麒境况,至少得传他一成功力才尚有希望助他脱险——长陵自己也没底,当日楚婆婆只说她不可擅用内息,没说过能不能渡送内力。

    她五内一片混乱。

    那半柄扇子还有玉环的事她闻所未闻,何以大哥认定这些东西能救她?贺瑜既是最后一个见到大哥和付流景的人, 他若死了, 这谜团恐怕就要石沉大海了。

    她默默看着叶麒,心中暗道:“纵是不为着追查当年的事, 这傻小子能为大哥一诺奔波十年, 死到临头都还惦记着把玉转交给我, 单凭着这一份恩德,我也当回报才是。”

    念及于此,她将叶麒扶起,让他人侧靠在树下,她盘膝坐于他身后,便如十一年前在泰兴军营里那般,伸指点住他几处穴道,慷慨的以真气贯通他周身经脉。

    长陵知道自己是在搏命。达摩心法虽然是天底下最为霸道的内功,但素有疗伤之效,不过须臾,便奇迹般的恢复了些许血气。

    如此不到半炷香的功夫,接收的人勉强算是好了点,白送的那个脸色反倒难看了起来。

    原本输送内力是个循环的过程,真气游走而出,得有新的及时补上,但凡中断或是分岔,随时冲破气门散功而亡。自然,控制真气于长陵而言也不是什么难事,但她唯独忘了一点,楚天素曾经说过,她之所以能够躺在冰洞之内一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