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长陵听到女人哭的声音, 呜咽咽带着哽咽,此起彼伏,伴着水珠滴滴答答之声, 颇有几分诡异。她游走于半昏半醒的边缘, 仿佛自己的手脚被什么束缚住, 整个背贴着湿漉漉的地板上,凉意砭人肌骨。

    哭泣的声音更清晰了, 意识到这一切不是梦境, 她蓦地睁开眼,圆如罗盘的屋顶映入眼眸, 一股豆蔻香气弥漫了整个屋子。

    长陵艰难的把自己撑坐起来, 借着石墙上跃动的火把, 将周围巡了一眼——这是一间石屋,颇为宽敞的石屋,没有窗户,铁门紧闭,看不出外面的景致。

    石屋的中间砌了一个灶台,上头摆着个巨大的铁锅,柴木叫火烧的劈啪作响, 不知在烹煮着什么, 而环绕着石锅周围则是被铁链拴在墙边的女人们。

    年轻、貌美而又神色恐惧的女人们。

    长陵默数了一下,包括自己, 共有六个人。

    什么情况?

    长陵人有些发虚, 女人的哭声惹她心烦意乱, 忍不住打断问:“这是何处?”

    那些女人原本在哭,听到有人问话一个个诧异的转过头,其中一个身着粉藕色的小姑娘睁着泪汪汪的大眼道:“这里是五毒门……”

    五毒门?

    长陵眸光错愕一转,见周遭石壁雕花确有几分羌族风味,当下已信了三分。她身子下意识的往前一挺,镣铐勒得她手腕生疼,长陵迟钝的低下头,思绪仍是懵懵的:她不是在给叶麒传功么?怎么传着传着就传到五毒门来了?

    “姐姐也是被抓来的吧……”小姑娘仍在抽泣,“你这么漂亮,也许下一个就是你了。”

    长陵抬起头,重新打量了一圈——五个女子都是二八年华,最小的这个看去还不到十五岁,听话里的意思,大家都是被强行捉来的,如此说来,她极有可能是在昏迷后被人带到这儿的。

    五毒门十年前就邪里邪气的令江湖人避之不及,这十一年后攒了这么多貌美如花的少女,多抵又是在做什么见不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