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长陵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没有面皮之人。

    “哎哟。”南絮走出来的时候眉眼弯弯, 应当是笑着的,“如此标志的美人,是打哪儿寻来的?”

    她的声音娇憨, 气场不弱, 跟在南絮身后的箐答忙答道:“是小师妹找到的。”

    南絮挪眼望了一旁的小师妹一眼, “聘宁啊,这次你可是立了头功啊。”

    聘宁眉色一喜, “聘宁不敢居功, 当时这姑娘与一个公子哥晕在山上,那公子哥也是个俊逸出尘的, 只可惜后来他们的同伙赶到, 没将他也一起带来……”

    长陵一听就明白了:看来叶麒这小子没跟着一起抓来, 不过他来了顶多也就是被这些五毒门女子吃个豆腐睡个觉什么的,抽筋扒皮这样的倒霉事应当摊不到他身上。

    “没带来也好……”南絮不以为意的走近几步,几乎是贪婪的抚上长陵的脸颊,“要是让那公子哥看到如此灵动的容颜被人剥开,岂不是要害人伤心欲绝?”

    南絮的手戴着蚕丝手套,触感冰冷,长陵有些不适, 冷冷瞟向南絮, 这一眼露出几分戾气,南絮手头一滞, 箐答见状道:“门主放心, 属下已给她服了麻魂散。”

    麻魂散……这药名听上去, 比软骨散还要丧心病狂的样子。

    南絮这才重新伸手,长陵瞥见南絮指间的鎏金戒,正是明月舟给自己的那枚。她下意识望向南絮的腰际,果不其然,那块环玉也一并给搜刮了去。

    南絮就着长陵目光变转的方向,低头瞄了一眼佩在腰带上的玉,“看来你不怎么害怕呀,竟然还有心思关心这些身外之物。”

    长陵对上了她的眸,“五毒门果然很穷,堂堂门主居然连金银首饰都要拣别人的来用。”

    南絮闻言重新审视了长陵一番,“我早该想到,身着青铜甲,手戴鎏金戒的人不会是什么简单的货色,原来这位小姐姐不仅人长得美,胆色倒也不遑多让啊……也好,我方才就要问你了,这鎏金戒本是霏姐姐的东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