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长陵听到外头那人提到自己, 不由一怔。

    “咦?”南絮:“有这回事么?你听谁说的?”

    “我的一个朋友,他与那姑娘本是一路,后来走散了, 说人是被几个羌族女子带走……”

    “这几日我只派几个丫头出去采过草药, 没听过有人带回什么女子啊。”南絮道:“箐答, 你和聘宁回来的时候,有见过人么?”

    箐答:“回门主, 我们没有看见什么姑娘啊。聘宁, 你有见到么?”

    聘宁手中的短刀卡在长陵的脖颈上,朝外道:“我也没有。”

    “那估计是我朋友弄错了……”符宴归道:“好了, 天色不早, 我也要先回去打点一下。”

    “我……我送你。”

    “嗯。”

    待到人走远了, 聘宁才将刀放下:“这回,你是真的逃不掉了。”

    夜幕降临,参狼村被淡淡的雾霭缭绕着,月影入江,江随壁转。

    断崖之上,符宴归静静站在高处,眺望前方五毒门内的灯火影影绰绰, 一个侍卫近前一步, 询问道:“大人,今夜就动手么?”

    “我们时间有限, 若不能抢在大雁之前, 于我东夏必成后患。”

    近侍点了一下头, “那……余少侠提到的那个救过贺侯的女子……”

    天上似乎也笼着一层说不出的阴霾,“怕是死了。”

    近侍一愕,符宴归淡淡道:“这些荒唐事,该有人去做个了断。”

    ********

    壶盖掀开的时候,一只食指大的蛊虫从瓷瓶缝里迫不及待的钻了出来,赤红惹眼,像一只幼小的赤链蛇。

    “它叫做七香噬魂,”南絮轻轻抚着蛊虫的触角,撑着下巴望着长陵,“你猜猜看那是什么意思?”

    长陵双手双脚都被死死捆在木榻上,哪有心思玩什么字谜游戏,南絮看她不搭腔,低头一笑,“说的是这条小虫子若是钻入你的体肤,七炷香之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