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长陵本不想现身的。

    事实上, 去救几个姑娘也只是顺道的事,反正身上揣着解药,撬了锁后便捎着人一路往外闯, 毕竟嘛那些东夏兵也不是奔着她们的, 长陵用泥沙把自己捣惨了一番, 真给浑水摸鱼的溜了出来。

    姑娘们自然是感激涕零,一口一个大恩人顺便求着长陵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西——如果能把她们一个个平安送回家那就再好不过了。

    长陵本就有些不大愿意, 在询问之下发现五个人分别住在四个村庄后, 彻底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趁着她们跪地磕求的时候一溜烟就跑了。

    一来, 她觉得五毒门自顾不暇, 应该不至于再去顶风作案, 二来,她是真的没劲儿了。

    上顿饭还是与叶麒吃的那头烧鸡,而距离那夜已足有三天了,在这三天内,她的肚子里除了水和麻魂散之外,空空如也。

    是以,她撑着一副随时可能饿昏的残躯能走一步算一步, 好容易挪到一棵果树下, 提起脚蹬着树干爬了上去——发现是棵山楂树。

    顿时,长陵对“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八个字有了新的领悟。

    最终, 她还是饥不择食的下手了, 尽管她也不知道这种以消食著称的果子究竟能不能果腹, 然而,连一个完整果子都没啃完,就听到有人走来。

    来者步履很快,稳而不沉,可能是个高手。

    长陵心神一定,摘了一根树枝,方一跃下骤感头重脚轻,手中的“武器”也被这不速之客给一把夺住。

    居然还真的是个高手。

    长陵自认倒霉的一叹,发现对方既不躲闪也不反攻,朝着自己盯了那么一瞬。

    一瞬之间,她将树枝往那人颈下一卡,摆足架势问:“你是谁?”

    那人失神片刻,迟疑开口:“南……絮?”

    长陵心里“咯噔一声”。

    这耳熟的声音莫不是……那个叫符什么来着?

    符宴归疑惑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