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方圆百里的酒楼, 就数咱们家的炮豚味儿最正,还有炙鹌子脯、荔枝白腰子、豆豉拌里脊,都是杠杠有名的。”店小二上了一壶热茶, 恨不得将店里最贵的菜肴都念上一遍, “对了客官, 今儿的鳝鱼特新鲜,从那陵江那儿捞来的, 南炒鳝如何?做鱼羹也鲜……”

    这酒楼名为“独味居”, 在这镇上算得上是撑得起场子的地儿,楼面正对着熙来攘往的街道, 不少当地的、赶路的、歇脚的客人, 一轮换一轮, 尤其到了正午,店小二累的几头跑,忙不过来的时候连帮厨都得亲自搭把手上菜。

    二楼靠窗的位置是光线足,桌面也最大,是店内唯一的“雅座”,入了座的客人最少也得点足十两银子。这桌新来是一个青年和一位漂亮的姑娘,身旁跟着两个带刀侍从, 小二只瞥了一眼, 便知来头不小,丝毫不敢怠慢, 拣了块干布将桌面又擦过一轮。

    “那就都来一样吧, 加两碗稻米饭。”那青年转头问那姑娘, “你还想吃什么?”

    桌上摆着一碟干炒的茴香豆,那姑娘随手嚼了一颗便停不下来了,“饭两碗够么?我们有四个人。”

    “他们路上吃过了。”青年冲侍卫使了个眼色,两个侍卫便自觉下了楼,那姑娘哦了一声,“就我们两……会不会点多了?”

    “不会。”青年微微一笑,对小二道:“先这些吧,再来几块煎胡饼,菜上快些,我们还要赶路。”

    店小二豁牙一笑,“好嘞客官稍候!”

    姑娘三两下就把豆子一扫而空,感觉到临近的几桌时不时有人把目光投过来,一抬头,又纷纷收回了视线,姑娘舔去嘴角边的椒粉:“不过是吃了盘豆子,有什么好看的?”

    “看的不是豆子,是人。”青年提起茶壶斟茶,“这家酒楼来的多是走江湖或是做生意的,像你这样好看的女子并不多见。”

    她刚捧起茶杯,听到这话手一颠,差些烫着了嘴。

    说话的人是符宴归,被说的人自然是长陵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