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公子这次心脉确实受了重挫, 好在有人及时替你疏通了督脉,接下来得静心调养一段时日,不可大意……”

    肖长老将叶麒心俞血上的银针缓缓抽出, 又扎入了督俞血上, “可惜任脉未通, 要不然老夫还能试试以任督二脉为契疏通阳维脉……”

    叶麒打了个喷嚏。这三月的武陵山还残留着冬日的料峭,风一丝一丝的渗过门缝, 时有时无的拂过他赤、裸、裸的膀子, 饶是这床榻边摆了一排炭炉子,后背还是激出了鸡皮疙瘩:“还以为这回又捡回了一条命, 听您老这话意, 我还是活不久了?”

    “公子这淤滞之症毕竟是先天宿疾……虽说你年少遇到了肯传功助你通脉的高人, 可这股内劲实在霸道至极,这十一年来,纵使有人肯心甘情愿渡送功力,也无法与之融汇……”

    肖尹将针一根根取下,哑着嗓子问:“这回为你运功疗伤之人究竟是谁?此人既可疏你督脉,说不定也有可能……”

    “这就别想了。”叶麒匆匆套上了衣裳,一边系衣带一边下了床踱到桌边, 拎起茶壶对嘴灌了几口热水, “您就照直说吧,我现在这么个情况, 还能活多久?”

    “往好处想, 一年半载是没有妨碍了, 若是在此期间能寻到此内功的修行之法,自可再往下多延数年……”肖尹也站起身来,“当然,这天下之大,也并非没有起死回骸的杏林圣手,假若公子有缘……”

    “行了长老,您身为灵宝阁阁主,东夏第一圣手,车轱辘话年年说,听的人只会觉得更绝望好吧……”叶麒手心搓揉着手心,难得揉出了点温意,“一年半载已是赚大发了,我很知足。倒是您,眼睛怎么老眯着,是不是毒还没解清?”

    “瞎了大半个月,见光还是有些不适应,过些日子就好了……终究是染过毒的,我上了岁数倒无妨,可惜了那些年轻的小辈,今后瞧远点的地方兴许就不如过去利索了……”肖尹低头叹了一口气,一抬眼,发觉叶麒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离自己三丈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