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通常说来, 当一个女子被冠以“某某第一美人”名号的时候,说明这个美人不仅人美,并且足够高调以至于到了口口相传的地步。

    吕家曾是江东富甲一方的商贾, 祖祖辈辈做的都是皇家生意, 如此家世, 加之天赐的姣好容颜,吕碧琼尚在豆蔻年华, 就有不少的乡绅氏族巴着上门想与其缔结姻亲。

    吕父挑挑拣拣, 最后敲定了庐江陈家的大公子——彼时皇帝的亲外甥,两家人喜气洋洋的签好了婚书, 就数着日子等碧琼行好及笄礼风光出嫁。

    然而好景不长, 皇城突遭宫变, 先是梁帝遇刺,皇族落荒而走,再是各方诸侯纷纷响应起义的旗帜,一夕之间,天地大乱。

    梁朝亡了,身为皇亲的陈家自然成了杀鸡儆猴的头号对象,没多久, 陈家就被叛军给削了, 吕家不可避免受了牵连,偌大的家业转瞬就被一抢而空。

    在那盗匪横行的年代, 平头百姓家的弱女子尚且朝不保夕, 更何况是享誉盛名的美人, 纵是吕父带着他们母女二人东躲西藏,终究难逃噩运,一家三口在漂泊的途中撞上了麦桦山第一霸匪孙黑七的刀口上。

    事实上,长陵那年上麦桦山,本是奉越长盛的命令前去劝匪从良的。

    他们越家既然在江东扎下了根基,自然希望能护好这一方水土,如孙黑七这般颇有组织颇具规模土匪头领,先试着笼络,实在不行再一锅端——当然长陵上山前就摩拳擦掌做足了血洗匪寨的准备。

    怎料想,刚晃到山寨门口,就见了一出土匪强抢美女的戏码。

    吕父倒在了血泊中,吕母与吕碧琼在几个盗匪的撕扯下早已衣不蔽体,就在某个山匪失了耐性打算将吕碧琼“就地正法”时,突见一道光影窜过,那人的脖子登时豁开了一道口子,脑仁儿往后一歪,鲜血呲溜在半空中喷成了一股花儿。

    在场的十多个山匪被飞来横血糊了一脸懵,孙黑七这个当头头先反应了过来,拔起长刀道:“什么人!给老子滚出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