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管事官又躬身赔礼道:“实在抱歉, 我家侯爷早前出了远门,尚未回京,二位若想拜访, 不妨改日再来。”

    “他不在, 那你们怎么不早说啊……”符宴旸不乐意了, “害的我们等了大半天……”

    长陵问:“他有说他什么时候会回来么?”

    管事官摇了摇头。

    长陵有些不解:都过去这么久了,难不成是重伤未愈, 回不来了?

    人不在家, 自然没有巴着不走的理由。

    回途中,符宴旸看长陵一路闷声不吭, 好奇道:“南姐姐, 我瞧你对贺侯都是直呼其名, 你们之前很熟么?”

    长陵:“不熟。”

    “那?”

    “在五毒门的时候,他借走我一样东西,”长陵随口胡诌,“我是来向他讨还的。”

    “原来是这样,”符宴旸一脸恍然大悟,又八卦道:“什么东西啊?”

    长陵瞟了他一眼,没有继续圆谎的意思, 圆润的将话题一转:“行了, 侯府我去过了,还要我教你剑法么?”

    “要要要, 有没有那种速成的, 最好就可以把人给唬住的那……”

    “没有。”长陵适时截断他后头的话, “你先说说看,士院生的入试是怎么个比法?”

    符宴旸想了想,一拍长陵肩膀:“走,我带你去个地方,你一看就晓得了。”

    青溪之畔,楼阁亭榭自成一排,一座飞云画栋,幕帘高悬于户牖,上书:守得云开见月明。

    正是开云楼。

    这开云楼俯瞰一江烟水,门前翠柳系花,应是金陵城中饮酒作诗的好去处。

    至少长陵在跨入酒楼前是这么想的。

    怎料刚迈到门槛边上,没听着清歌舞曲,但闻里头传出“咚咚咚”的伐鼓之声。

    “哎呀,赶上趟了。”符宴旸颇为兴奋,一颠儿一颠儿的往里奔,长陵也跟了进去,楼宇内人声嘈杂,菜香四溢,一眼抓住人眼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