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符宴旸自觉自己是下了狠手了。

    薛夫子十指就剩那么给他们两人剁的不剩一半了, 然而别说关山门, 薛掌门连屁股都不曾挪动, 就这么盘坐在地,痛的一脸抽搐仍誓死不屈。

    叶麒扶墙出洞时看到这血淋漓的场景,沉甸甸的心绪都不觉飘了一下——方才他确实提到了砍手指, 但那就是一种威逼的辅佐手段,对练武之人而言真砍残了谁还要配合,反正活不成了拉大伙儿一块儿下地狱最好不过。

    周沁本就焦急得要命,见到叶麒出来,立刻起身道:“薛掌门说什么也不肯说出关山门的机关, 小侯爷,怎生是好啊?”

    薛夫子遍体被冷汗浸了个半透, 看向叶麒的时候, 眼角的肌肉停不住的跳:“不必白费心机了……若真助你们关了山门,老夫还有活路么?”

    这时,一位贺家高手匆忙奔上前来道:“侯爷, 山门那儿的羽林卫是退了不少, 但又来了其他高手,使的都是环首刀, 像是龙骧军的人……”

    此时的天光幽蓝昏暗。

    叶麒几人赶去的时候,长陵正与新一波的人斗个如火如荼,贺家的高手一个能挡十个羽林卫, 但面对魁梧而又突击经验丰富的龙骧军明显吃力了起来——就连长陵, 纵然暮陵剑依旧以锐不可当, 但越来越多的军士层层涌入,总有落网之鱼突围闯入,这道“门”已呈松动之局面。

    周沁见状,二话不说提着武器前去截人,符宴旸钳着薛夫子不敢上前,只能干瞪着眼瞎着急。七叔横刀挡在叶麒身畔,总算把一腔悲思转换回当下的危局中:“公子,这龙骧军不是凉州的兵马么?怎么会来豫州?”

    叶麒眸光微寒:“我本来还奇怪,沈曜纵然要对武林大会下手,何以会派羽林卫前来,难道他就不怕皇城宿卫力荏弱,给别人可乘之机么?”

    七叔道:“公子,我忘了说了,这次应皇帝是御驾亲征来到的豫州……”

    符宴旸闻言扭头惊道:“御驾亲征?不应该啊……纵是豫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