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人牵头。

    -------------------------------------------------------------------

    云慧口中的穹楼乃是佛寺南侧的洞窟,窟内镌有各色佛像,雕饰奇伟,若是白日里来看,或能为其所憾,但这深更半夜黑灯瞎火的,仅凭着窟内几盏零星的灯烛,乍一瞧周围各种勇健狰狞的天王菩萨,难免有几分渗人。

    叶麒觉得凉风从衣领子里飕飕灌入,情不自禁的揉了揉脖颈,但看长陵步履轻松,神色自若,又放下手来,佯装回一副冰冰冷冷的模样。

    长陵倒不是故作镇定,她年幼时跟着师父走南闯北,见识过不少这种依山开凿的石窟,洛阳的那个奉先寺,百来号深浅不一的洞窟,还不到十岁时就已经被她同师兄弟们霸占起来当玩耍的地盘了,走穹楼这种合而分、分而合的路径,实在是家常便饭。

    只可惜,建寺人的初衷是为了泽被大地,普照众生,如今却被这些人用来关押人犯,真是何其讽刺。

    长陵见云慧带着他们七拐八弯的兜了两回路,早已不耐烦的想撂倒这碍事的和尚,好在过了拐角,总算到了底层。

    牢口前只站着一个看门的和尚,云慧同那人知会了一声后,对长陵恭谨道:“那来自中土的位施主,便是住在此处了。”

    叶麒目光落往那一丈来高的铜栅栏牢门内,对云慧用的这“住”字服气的很,不等长陵开口,叶麒先道:“此地阴寒,公主不妨在外稍候,让属下先去探一探那几人的口风。”

    长陵自然明白叶麒的心思,他虽说是乘着她的东风混入这穹楼,但里边究竟是不是陷阱都尚未可知,想来这家伙是打算就在这儿拆伙了。

    言罢,也不管长陵同不同意,伸手示意云慧开路。

    云慧不知这主仆二人是个什么相处模式,见长陵没吱声,就顺势开了锁领着叶麒往里走去,刚走进几步,忽然听长陵漫不经心地道:“那几个废物还是本公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