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别去金陵时尤是立秋,    不想未到长安,    初雪已至,    沿途处处可见霜色染枝丫。饶是如此,上官道后逐渐车马粼粼,虽比不得东夏来的柳绿桃红,    但人物繁阜,    包罗万象,光是看随处搭起的酒肆茶摊,    路人捧碗闲谈自得其乐之态,    便能嗅出这一二繁盛。

    自龙门山兵变后,长陵答应同魏少玄所率的越家军一同去西夏,明月舟眼见拐人无望,    只能口头上邀请了几句“有空来做客”,待过了分水岭后不得不分道扬镳。

    此次符相叛变,    东夏基本上是要江山易主的前奏,若是贺家的主事敢于趁乱来个“拨乱反正”,或可与其一争。然则贺瑜已故,    贺松更没有这种魄力,如此贺家的地位尤其尴尬——尴尬归尴尬,    祖辈们打下的基业也不是说捣就能捣的,    偌大的荆楚封地,    东南重镇,纵是自立为王,单凭现在朝廷那些七零八凑的兵马,    也绝非三五七年能动得了的。

    原本贺家和符党闹掰,为长久计应当还是要找个靠山来的稳妥,所以这一路上魏少玄几番热络言辞,是存了招揽之意,但七叔和陶风皆不是能说得上话的人,待送了长陵离开豫州后,就直接领着贺家兵马回江陵郡同贺老太爷复命。

    这种事,长陵不去掺和,魏少玄也不至胆儿肥的敢唤二公子去说项,何况从离开龙门江后,这路上除了问候越大公子外,几乎也没怎么见她说过话。

    按理说,长盛脉象顺畅,气血充盈,腑脏无病变之兆,恢复得算好,却始终未醒。

    这就不免让人想到了最坏的可能——当初迦叶提过人一旦长久的陷入昏迷中,于脑损伤极大,纵是治好了躯体,若是始终无法恢复意识,便如活死人一般。

    但这只是揣测,如何确诊、可否救治还需得由懂行的大夫来,七叔临别前答应过会派人去寻纪北阑,魏少玄也表示长安也有冠绝天下的名医,事已至此,长陵也想不出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