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什么意思?”长陵喉咙下意识地一紧,“你说清楚。”

    徐来风见她突然正色, 愣了一愣, 随即道:“唉, 那纸上所写,先是叫人散内力,再让人绝任督二脉,那可不就是找死么。”

    “纸呢?”长陵问:“你可随身带着了?”

    “本来我一气之下要把那玩意儿扔了的, 后来一想, 万一那老先生瞧错了呢。”徐来风慢悠悠从怀中掏出一张叠好的破纸来,“我记得二公子你以前也呆过天竺……”

    话没说完,长陵一把抢过纸展开来看,只看了几行, 眸光就难以抑制地颤了起来,长盛始终关注着她的神色, 问:“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万花宝鉴第三重精要, 先散内力, 余留稍许于心脉,绝任督二脉气,气由脊发,从阴维脉至阳维脉,收于椎骨,气从心至, 将断而未断……”长陵念到这里手心里冒出一层细汗, 徐来风“啊”了一声, “那老头儿果然眼拙,字都看不全,然后呢?”

    “没有了。”她将纸放下,长盛接过去端看片刻,“这应该只是残卷,前后都已经毁了。”

    徐来风道:“这没头没尾的,要真的散完内力绝经脉,不还是找死吗?二公子,要不咱俩一起参详参详,看看后头的……哎!你去哪儿?”

    见长陵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长盛笑笑对徐来风斟了茶:“近来小妹心情不好,还望徐盟主多多包涵,对了,关于万花宝鉴,在下有一些问题想要相询。”

    长陵将自己关在屋内,直到天黑,长盛才推开门,旋着轮椅进去看她。

    她靠在窗台边,望着外头的花树,听到动静,这才转过头去,“大哥。”

    长盛瞥了一眼桌上没有动过的饭菜,“可还在想那心法所说?”

    长陵点了一下头,“我在想……他自幼经脉瘀滞,难以久寿,而当日他内力耗损过重,到了生死攸关之际,若不及时服下紫金丸当是凶多吉少……但现在看来,他练到了万花宝鉴第二重,原本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