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近来, 江湖中掀起一阵颇为新鲜的问候方式:“哎!今天那谁谁谁复生了么?”这年头,要是谁告诉你某个名扬天下的“大牛”死了,千万不可轻信,因为没过几个月,他很有可能就突然的“起死回生”, 跟个没事人似的到处闲晃——比如前阵子刚被西夏皇帝封为西麟王,也就是前东麒侯贺瑜;当然, 就算有人死了个十年八载的, 也不代表就一定死透——比如越家的那两兄……妹,对, 有些人活回来不仅会变年轻, 没准还会更改性别。通常能摊上这种好事的也都是奇葩中的楷模,非寻常人等能够领悟他们的所作所为。首当其冲的就是不肯当皇帝的越大公子。那阵子,天下人谁不知道魏行云摩拳擦掌意欲何为, 西夏皇帝元珏也是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 结果就在双方准备干架之际,越大公子不知用了什么法子一夜间化干戈为玉帛, 没过两个月,江湖中多出了一个悠然山庄,其庄主就是大公子越长盛,所谓悠然见南山, 退隐之心, 昭然若揭, 篡位易主的谣言也就不攻自破。紧接着, 就是不愿当太子的贺小侯爷。这位贺侯是在去往悠然山庄的途中被西夏朝廷的人“接”回长安的,西夏皇帝先是昭告了这丢失多年亲子的身份,再不顾人家是否愿意硬塞了个西麟王的封号,就在元珏打算进一步立他为太子时……人跑了,据宫内知情人透露,小侯……应该改称为小王爷了,临走前还亲手煲了一盅汤配了一封信,老皇帝喝完汤看完信之后静坐了好一会儿,终于把立储之事暂搁一边。 有这两位开了先河,余下几个……诸如日常逃跑的武林盟主徐来风、日常不上朝的新任东夏丞相符宴旸,这些甚至算不上趣闻的,连说书人都懒得掰扯了。“这些个朝廷啊、江湖里大人物的事儿啊,听着倒是惊魂夺魄的。”南山脚下的小酒馆内,台上的小孩儿正拉着丝弦,方才说书人讲过一出新鲜出炉的江湖轶事,底下客人开始七嘴八舌的评头论足,年迈的老头儿听完极是丧气道:“只是他们这般折腾,万一又把惹出了战事,到时受苦的还是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喲。”“可不是嘛,只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