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天色未亮,长陵一宿没阖眼,本打算回去补个眠,一挑开帐帘,就看到付流景冲到跟前来跺着脚问道:“你跑哪儿去了?”

    “你怎么会在我这儿?”

    付流景没好气道:“我半夜睡不着,本想来找你聊聊天,结果你居然人不见了,说好了不能离开百丈,你居然还问我出什么事?”

    “不到两个时辰,还死不了。”长陵越过他坐到方桌前,自行斟了一杯水。

    她并未将刚才的事告诉付流景,若让他得知越家营走着一个随时爆炸的炸药包,也不知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付流景恨不得踹她一脚。

    但他当然不敢,看到了人平安回来,他整个人放松的伸了个懒腰,直接横倒在长陵的榻上。

    长陵微微皱了皱眉,“要睡回你的帐去睡。”

    付流景没回应,长陵走到榻边想要叫醒他,却发现他已微微打起鼾来。

    长陵摇头失笑,想来他当真是困得慌,这才一沾枕就入睡了。

    她替他盖好了被褥,看他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被他含在嘴里,想起两年前第一次见到付流景时,他也是这样毫无形象的趴在地上。

    两年前她奉长盛之意前往江南铲除一个邪教,那教主季子凝是个女子,看去秀雅可人,实则残忍至极,不少忠义之士都惨死于她手中。长陵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她后,易容成她的模样,从而进一步捣毁邪教。

    说来,当年在茂竹林她本来就打算动手杀了那几个长老,救下付流景纯属意外。付流景被邪教中人掳去后原本惊魂未定,结果一转眼就被长陵抢去随手一抛,脑袋一磕就晕了过去。

    长陵无奈之下,只好把他捡回竹林木屋中歇养。

    付流景醒转后看到救了自己的是个大美人,扬言要以身相许,长陵正想揭开人皮面具,听到他名字后才知他是长盛一心想要招揽之人,她心念电转,想再看看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没料想几日相处下来,她发觉与付流景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