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长陵下意识的纵身跃起,由于心中存了一丝紧张,气韵运了过了头,于是那两个士兵刚登上山就看到乌漆墨黑的天际有一抹白色的身影飞也似的飘上了天,随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穹顶之上,冰原枯树,阴风阵阵,分明是野鬼横渡之夜。

    两个士兵瑟瑟发抖的望着对方绿着的脸,齐声叫道:“鬼啊——”

    两人连滚带爬的逃离而去。

    丛林之中,被唤作鬼的那位两手挂在树冠之上,手中力气支撑不住,猛地一松,整个人跌在地上,疼的她忍不住揉起了膝盖。

    堂堂越二公子居然为了躲两个喽啰兵摔成个大马趴,此时要是有认识她的人在场,准要笑掉了大牙,不过转念一想,她现在生成这副娇滴滴的摸样,要真有人能认出来那才叫见了鬼了。

    长陵搀着腰一瘸一拐的回到洞内。

    她的内力的确寸缕未散,但体质一夜回到了幼年时,哦,可能还不如一个稚子。这就等同于捧着一把没有刀柄的剑,刀锋再利也无可施展,若是强行为之,无异于自掘坟墓。

    长陵寻思着等走得利索些,得每日绕雁回山跑上几圈,听那两个士兵的口气,似乎雁回山有什么闹鬼之说,怪不得十多年来都无人发现楚天素冰屋藏娇。

    只不过,这两日似乎让人察觉出马脚来,也不知对婆婆会否有所影响。

    长陵所料不差。

    接下来两日,楚天素都没有上山来找她,长陵虽然担忧,但墓王堡地广人杂,她连人住南住北都不知,贸然下山也于事无补。

    这雁回山峰高耸入云,自然是找不到什么吃的,好在山腰以下丛林茂密,溪水潺潺,靠捞些小鱼水蛙什么的亦能果腹。

    如此又过了两日,长陵的腿脚虽谈不上轻如飞燕,已是行动如常,她将雁回山上上下下都给摸个通透,对山中地势所能望及之处,也有了大致的分晓。

    墓王堡服役种类以采矿挖煤为主,农耕采种为辅,分东南两区,西面靠着延绵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