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长陵默不作声的在角落里听完了那些话,实在理不清这其中的错综复杂,只猜测这铁面人在雁国是号人物,不知是什么缘由被悄无声息的送上这儿来扣了铁骷髅,更把他弄哑了叫他无法求助于人。

    那人已走了许久,他始终岿然不动的站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由于光线黯淡,从长陵的角度看去,他的身影在微弱的光影中显得压抑至极。

    长陵沉吟片刻,将手中瓷瓶递给那人:“三魂三魄散的解药。”

    那人转过身来,抬眸直视自己,又看了看她手中的瓷瓶,长陵道:“楚婆婆知你中毒,诱敌让自己身中同样的毒箭,依症状调制出解药的分量,你且放心,她服后已然无恙。”

    铁面人意味不明的瞥了她一眼,嘴角突兀勾起一丝冷笑,浑然并没有接过的意思。但他没有阻住去路,反而坐回床板边,一副任君自由来去的架势。

    长陵微微感到讶异,她能察觉到来自铁面人的敌意,但不像是针对她——他对楚婆婆心存芥蒂,这才连解药在手也无动于衷。

    如长陵这种自矜自傲之人,哪有闲情去关心这祖孙俩的来龙去脉,更没有苦口婆心的耐心,她既觉此人连自己都不想活命,又何必多管闲事操那份心。

    她将解药放在桌上,踱至牢门前,干净利落的开了锁,正想离开,忽听那铁面人闷哼一声,倒在木床上抽搐发颤。

    长陵指尖在牢锁上顿了顿。

    她犹豫了一瞬,旋即回身抓起解药,硬生生的灌入那人口中。

    这一系列动作她做的是行云流水,等铁面人回过神来时,她已离开地牢,只落了那个草蟒编在地上。

    铁面人弯腰捡起,捧在手心里许久许久,一双瞳仁幽暗深远,透不出一点亮。

    回到山洞时天已破晓,楚天素见到长陵平安归来,心焦如焚地问,“如何了?”

    “他已服下解药,只不过……”

    “什么?”

    长陵问:“他当真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