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长陵不知铁面人心中被自己震了三番,她见时间紧迫,蹲下身去的解开他的手脚镣铐,又来回在他身侧转了两圈,放弃了解开铁骷髅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她从包袱里掏出一件黑色斗篷给他,道:“我知你并不信任我,你若还想出去,就跟着我,若是不想,就权作不见,我不可能拽着一个无心逃离的人离开墓王堡。”

    长陵说完这番话立即扭头出了地牢,她故意不提楚天素,也不给阿舟须臾的思考时间,便是赌他求生的本能。果不其然,那人思虑了一瞬,罩上了黑色的长袍跟上前去,跟着长陵七拐八弯的很快就绕出了地牢来到了监牢大门前。

    长陵在门后观察了片刻,等前方小道上巡逻的士兵一过,便飞快的开了监门蹿了出去,铁面人后脚紧随而上,才察觉监门站着三个岗哨的士兵,有一个坐在地上仿佛是睡着了。

    他下意识握起拳,仔细发现那三个人虽然站着,身子都僵直的靠在墙上。他心下一松,跟着长陵踏入树林,听她轻道:“方才的巡兵未觉出异常,等巡逻到第二圈发现他们还是保持这个姿势,自然就会发现有人逃狱了。”

    铁面人心中惊疑不定,不论是眼前这个年轻“少年”的身手还是沉着。墓王堡几处关卡的卫戍力度他十分清楚,单凭他二人之力逃生那是绝无半丝可能,他一言不发的跟着长陵,想看看她究竟还有什么后着和帮手。

    然而事实证明他真的想太多了。

    长陵沿途带着他东躲西藏上蹿下跳的到了雁回山脚下的冰河边,然后对着他说:“跳下去吧。”

    铁面人:“……”

    所以让他这么个头上顶着几斤铁骷髅的去跳湖是几个意思?

    长陵把套在自己身上的军服铠甲一一褪去,只留了一件黑色劲装,她先潜下了水,不一会儿探出头来,从河边水草中拉出一排长长的木板条,木条与木条间系着麻绳,能令人轻松的搭把手浮在水面上,长陵眼神略略流转,“下来吧,这河可以通往外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