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不知为何,这话听入耳中,胸口真气沸腾翻滚,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是的,她没有竭尽全力,楚天素的那句“血海深仇未报”像是烙铁般烙住了她的脚步,生生的看着苍云丧心病狂的在她的面前杀人。

    长陵睁着一双平静到令人心寒的眼,对上他的目光,却不愿更多解释,只道:“总要有一个人垫后,我又不是你姥姥,凭什么为你去死。”

    “你——”明月舟悲恸未褪,还欲再言,没料想刚上前两步,就见长陵一口血雾喷了出来,双眼阖上,晕厥倒去。

    明月舟一惊,连忙扶住她,才发觉她右臂上的刀痕正泊泊涌着鲜血,浑身更是冰冷如霜。

    他先前不知她受了这样重的伤,这下顿时慌乱起来,眼下风如拔山雨决河,不及时止血,拖下去多半性命不保。

    幸而明月舟也是个久经沙场的,他逆着风头勘出这山的地势,没一会儿便寻着了一个山洞,抱着长陵入洞躲雨。洞内漆黑一片,两人又都淋成落汤鸡,连一块能止血的布条都找不出。

    明月舟只能用让长陵靠坐在自己胸膛之上,手指捏拢她的伤口减缓鲜血流速,用自己些许内力替她驱寒。

    不过多时,东方的天泛起了冥冥的蓝,风雨渐停,反倒显出洞内寂静异常。隔着薄薄的衣料,明月舟能够感受到长陵原本狂乱的心跳在逐渐趋于平静,体温慢慢恢复少许,见到伤口的血已止住,悬挂的心才稍稍安下。

    天光微微照进洞内,他低下头,将手从她伤处挪开,见她的眉微微蹙了一下,约莫是被他的动作带出了一阵疼来,明月舟情不自禁屏住呼吸。看这小姑娘就这样软软的躺在自己怀中,双唇干涸,呼吸不畅,想起昨夜对她说的那番话,心中悔之又悔。

    自己究竟是哪来的脸能对一个拼死救出自己的弱女子出言责备的。

    明月舟叹了口气。

    反正他现下被一副铁面具给箍着,也确谈不上是有脸。

    他小心翼翼把她放下,褪下自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