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呵。”长陵闻言没忍住嘲了一下。

    她掌心一翻,欲要直接劈翻这个青年,不料劲力犹如泄了气般忽而消散,轻而易举的让对方挡了下来,她心中一凛:“迷香?”

    回过头,这才瞧见刚刚射进车厢壁的箭尾熏着青烟,眼前模糊起来,长陵暗想:“能在须臾药人至此,药量恐怕下得不轻。”

    青年眼见她着了道,轻笑道:“公主就暂且歇一歇罢。”

    言罢不再分神,垂下帘帐,把精力都放在应付外头上去。

    可惜长陵不是个能让人省心的,她拼着少许残余意识自内兜里摸出银针——楚天素留给她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她指尖捻针而起,精准而又迅速的朝往自己神庭穴刺入,待那股逝去的神识瞬间涌回来后,她又分别扎入少府、合谷、承山等穴,刺破指尖缓缓运功,将渗入药物的血水自体内逼了出来。

    这一套动作乃是南华针法中基础功法,讲究一个“快”字,人刚中招时毒性往往还浮于表层,只要在第一时刻施展心法放缓流速,及时逼出毒素,自然不会为药性所控。

    好容易驱净了体内迷药,劫车的青年已驾着马车远远的将雁军抛在后头。

    长陵方才嫌呆在马车上太过危险,这会儿反倒对他有些刮目相看了。

    这位天外飞客看去不过二十出头,自他踏上了这辆车,前来围攻的士兵越来越多,偏生那些刀枪剑棒伤不到他分毫,他信手拈起马鞭,一扫撂一批,也就是眨眼的功夫,马车势不可挡碾踏而过,真让他拓出一条畅道出来。

    他是笃定了雁军不敢轻举妄动,以免伤及马车上的人。

    长陵本打算踹他下马车的。

    就在她抬脚的那刻,她看到他手中的鞭子如长蛇吐信撩开飞箭,这招式眼熟,她年少时常见师叔耍起,一抖一缠甚为玄妙,平平无奇的马鞭宛如活物一般灵巧。

    “无量鞭?”她心道:“莫非是同门?”

    长陵师承菩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