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长陵闻言眉头一皱。

    想到这群人中可能有不少老相识,哪怕长陵容貌已变,也不乐意叫人盯着瞎瞅,“不能。”

    叶麒与她处了几日,知她说一不二的性子,索性扭回头道:“她是我找人假扮的,要真是明月霏,岂会由我进来见你们。”

    那几派掌门觉得在理,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有人先道:“公子,就你一个人来么?”

    叶麒嗯了一声,另一个人道:“你一个人怎么救的了我们?”

    “对啊公子,此地危险,趁还未被人发觉,你还是先撤吧。”

    窟内顿时又开始聒噪起来,长陵原本在一旁试着能不能辨出旧仇家,听他们一个个七嘴八舌的开始劝退,显然对这姓叶的都挺是关心,不免有些意外。

    叶麒走到肖长老前蹲下,看他目不视物,忙递伸手握住,不忍道:“长老,是我连累了你。”

    肖长老摇了摇头,他咿呀了两声想出声,叶麒问:“您是想说解药您已经知道了?”

    肖长老忙不迭点头,他摊开叶麒的手心在上面一笔一划的写字,叶麒用心默记起来。身旁的那人见了哽咽道:“长老为了辨毒,故意落网诱那小妖女对他下手,没想到那妖女居然如此歹毒……嘿,是我没用,没能护好长老……”

    “迟掌门,你也不必内疚,都是我们太过轻敌了啊,要是当日我一拳抡死那小妮子,也就没有这些破事了。”

    迟掌门……原来这大块头就是飞鹰派的迟子山,看来那个跟他说话总是摩拳的多半就是神拳帮的路天阑了,长陵在一旁很是惊奇,谁能想到当年两个细皮嫩肉的傻小子居然已经生的如此魁梧,这十年功夫他们究竟得吃多少东西?

    长陵走神的功夫,叶麒已重新站起身来,对几位掌门道:“没想到前辈们都被大雁的铁骷髅锁住,我一时半会儿怕是难以带诸位离开,不过诸位放心,待我出去之后会另想它法救你们出去的。”

    迟子山道:“公子肯亲赴险地,我们已是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