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长陵在问出这个问题的前一瞬, 并非没有想过这个微乎其微的可能性。

    但当“瑜”字真从叶麒嘴里蹦出的时候,她还是情不自禁的惊诧了一番。

    这个看上去嬉皮笑脸、油头滑面、说起话一会天南一会地北的家伙竟然是当年在军营里遇到的那个“王珣”?!记忆里他分明是一个不苟言笑、少年老成、说起话来一板一眼的可怜孩子啊。

    她将叶麒从头瞧到脚,又脚瞧到头, 实在没有办法将二者混为一谈——除了都拖着一副将死不死的病弱残躯。

    叶麒瞧她被震惊糊了一脸, 不确定瞥了她一眼, “咱俩……没仇吧?”

    长陵回过了神,“怎么, 仇家多, 心虚了?”

    “我都这样了,哪还顾得上什么仇家不仇家的……我只是……”

    他话音骤然如堵了气般, 戛然而止。

    长陵摁上了他的手腕, 但觉脉息之阻滞与十一年前如出一辙, 她心中终于了然,怪不得叶麒总说什么有去无回,原来真是垂危之躯,就算没有天魂的那一掌,怕也是熬不了几日了。

    长陵踟蹰了一瞬。

    当时她的初衷是想借他控制贺家,那才大大方方的渡了一成功力,事实上, 她对救人也没有十足把握。谁曾想, 转头自己在黄泉水里泡了十多年,而这小子倒有韧性, 硬是活到了现在——如今她好不容易起死回生, 要是就这样轻易由他驾鹤西游, 岂不是血本无归?

    叶麒只觉得体内最后一根弦快要崩断,隐约间听人道:“以丹田之气,呼以去风,经天突,上行颠顶,嘘以散气……”

    习武之人,呼吸运功往往是本能,叶麒本已恍惚,闻言却是下意识依言照做,说来也奇,不过也就是一吐一纳的功夫,原本眩晕的神志恢复了几分清明,叶麒难以置信的抬起头看她:“你……”

    “这是我家独门疗伤功法,”长陵道:“你再试几轮,大概今日就不着急去死了。”

    叶麒心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