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长陵怔怔的低着头, 看着手心温润的翠玉,有些迟钝的眨了眨眼。

    她本以为四海振荡,五洲之内, 长陵二字至多不过是故人偶尔唏嘘的对象。

    从没想过, 这世上还有人一直记着她。

    可天下人不都以为她早已亡故, 为何这叶麒会想着要去寻她?

    长陵满心茫然,这里头不合情理的地方太多, 她一时想不出来, 索性撂在一旁,重新将目光放回塔外。

    众人看叶麒大喇喇的从塔内漫步而出, 着实大惊失色, 八派掌门本来还指着他能逃出去搬救兵, 这下希望破灭,个个绷着一张万念俱灰的面孔,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塔门边上的小僧们听到“贺侯爷”三个字,举着长棍不敢上前,叶麒施施然止步与高阶之上,冲明月舟闲适一笑:“三王爷过誉了,要论胆大妄为不知死活, 王爷可是从墓王堡逃出生天的古今第一人, 在下岂敢与王爷相提并论?”

    “你——”不提还好,一提惹的明月舟怒火中烧, 想到在墓王堡受尽的种种屈辱皆出自于眼前之人的手笔, 便实在无法心平静和下来:“本王平安无事的站在这儿, 怕是令侯爷失望了吧。”

    “王爷亲临,确是出乎意料,如果我是你,绝不会为了捉拿区区一个小侯爷跋山涉水的赶来……”

    明月舟往前越了一步,扫了一眼叶麒空荡荡的身后,“侯爷过谦了,一个东麒侯可抵得过东夏兵马十万,走一趟能遇上侯爷你,可说是不虚此行了,你放心,今日你既自己送上门来,本王就绝不会与你客气。”

    “我什么时候与王爷你客气过啊,方才我还在大乘塔地牢撞见你那随从天魂,我本来好心替他开锁,谁知他暗中偷袭还说是奉了王爷之命……”叶麒拢了拢衣袖,“诶,我自是不信的,但他这般污蔑于你,我哪能看的过眼?一顺手就把他当做自己的下属给处置了,这不,溅了我满袖的血,实在是惭愧,惭愧。”

    他嘴上说着“惭愧”,眼里却是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