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长陵没有想到荆无畏会这般突如其来的出现。

    若非眼前这人将越家军交到沈曜手中, 单凭沈家,如何夺的下这半壁江山。

    当年谁人不知大哥的左右将荆无畏与魏行云,多少年的出生入死,多少年的患难与共,到头来捅向背后这一刀的竟是昔日最信任的同袍。

    长陵不由自主揪紧双拳,血渐渐渗出指缝。

    不是内力遭到禁锢,一刹之际的杀气是藏不住的。

    她反应及时,一对上荆无畏的目光就垂下了头, 掩去满瞳子的怒意。

    这一番动作落在旁人眼中, 倒像是手足无措了。

    符宴归对荆无畏淡笑道:“南姑娘此前受了点伤, 暂时还记不得过去的事,不过将军不必过虑,大夫说没有大碍,兴许过一阵子就能想起来了。”

    荆无畏的视线没有挪开, 他伸出双手:“絮儿,你……可还记得为父?”

    长陵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心中波动涌过之后,反而冷静了下来——

    真正的南絮在五年前与母亲来过金陵,但被荆无畏拒之门外, 连面都不曾见过……可是现在荆无畏却问记不记得自己,这究竟是试探,还是在更早时南絮见过这个爹?

    长陵抬起头, 迟疑开口道:“你……真是我爹?”

    荆无畏听她这么问, 仿佛迂了口气, 露出一个看不懂笑容:“我当然是你爹,絮儿,想不到这么多年了,你居然还能回到为父的身边。”

    长陵困惑的蹙起眉。

    南絮早年就因毒噬肤,他认不出来倒也罢了,但看女儿失忆竟还松了一口气,也未免太过反常了吧?

    摸不清虚实,长陵索性将眼神往边上那人投去,符宴归见她一脸陌生,解释道:“荆将军此前一直在镇守西关,知你到了我府上,这才马不停蹄的赶来见你……也是刚刚回到的金陵城。”

    “絮儿……”荆无畏小心翼翼看向长陵,“你,可愿随爹回去?”

    长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