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叶麒的瞳仁颤了一下, 一时既没说话,也忘了将视线移开。

    当日在参狼山,他听余平说起南絮被符宴归带走,心中本是盛着滔滔怒火,想着回到金陵定要将这个小妖女剁成肉碎,以偿“长亭”之命。

    回了都城,方得知她是荆无畏之女,今日前来赴宴, 本还带着侥幸之心——也许当日五毒门门主并有没有剥去她的皮, 只是他弄错了。

    直到此刻, 他看着这一双波湛横眸,心脏嘣地快跳了一拍,有那么一个须臾,他几乎快要认定这个人就是“长亭”。

    荆无畏见叶麒瞧的出神, 还当他是被小女的外貌所慑,于是轻咳了一声:“侯爷?”

    “金陵城中都说荆将军的女儿沉鱼落雁之姿,”叶麒开了口,“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长陵只当他是认出了自己,为了配合做戏才不揭穿, 心下暗暗舒了一口气:这小子倒反应的快,没有蠢到当场问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荆无畏正待回应,又听叶麒道:“荆小姐瞧着有几分眼熟, 我们之前可曾在哪里见过?”

    长陵:“……”

    “侯爷说笑了, 我这小女一直都流落在外, ”荆无畏神色稍稍一变,“怎么可能有幸见过侯爷呢?”

    “本侯前阵子还在游历北川,兴许和荆小姐打过照面也说不准呢?”

    长陵不知这叶麒是中了邪还是失了忆,听话里处处带着刁难的意思,她眯了眯眼,道:“我从未见过侯爷,您见到的恐怕另有其人吧。”

    叶麒心下打了个突——另有其人这四个字总觉得听着不对劲。

    突然席边宾客有人出声道:“符相来了!”

    众人偏头望去,但见符宴归跨步而来,端的是一派从容,谁也不敢小觑,于是这边和侯爷打过招呼的,又不约而同拥向了丞相大人,符宴归只是春风和煦般的点了点头,便径直朝往叶麒方向走去。

    长陵本来还待给叶麒多一点暗示,这下只能先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