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两天前。

    也就是长陵不告而别的那夜, 叶麒彻夜坐在汤池边, 反复的琢磨她说过的几句话。

    “孔不武效忠越家, 绝不可能做这样的事。”

    “越长盛可有说起是谁伤了他?”

    不止是荆无畏、沈曜……她甚至对越家长兄也直呼其名。

    如果只是曾经受过越家恩惠, 她应该想其他崇敬越家的忠义之士那般唤一句“越大公子”才是。

    正如当日在大昭寺,她直称路天阑、迟子山的时候,连这两个素来暴脾气的掌门都没有意识出不妥来。

    仿佛这种话从她口中说出,理所应当。

    更令他在意的是她的语气——不容置喙的那句:他不知道……是沈曜背叛的越家?

    “问的不是沈曜有没有背叛,”叶麒喃喃自语道:“而是越大公子知不知道。”

    不像是单纯的怀疑,更像是……亲眼睹见了什么。

    他望着粼粼的温泉水, 倏忽间,脑子里划过一道影子, 整个人扑腾一下站起身来。

    不可能是她。

    年龄不对, 样貌也不对……还有……

    如果是她,在知晓自己就是贺瑜时, 何不坦诚直言?

    他越是碎碎念着“不可能不可能”, 心头某处根本不受控制的冒出一个疯狂的“可能”。

    万一呢?

    念头一起,叶麒哪里还坐得住?外袍也不披就往外冲去,恨不得立即插上翅膀飞到她的跟前问个究竟。

    等出了门被大风刮出了阵阵寒意, 他才想起她扮演的角色——生生止了步伐。

    不论她是谁,现在她都是荆无畏的女儿……这金陵城中, 太多双眼睛都在盯着, 也许一个贸然的举措, 都会对她造成不可估量的麻烦。

    他不得不将一腔沸腾的鸡血压了下来, 回到府中, 让七叔派人盯着荆府,同时撒下贺家的密讯网,命令下去,围绕着所有泰兴一役的参与的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