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长陵下意识身形一绷。

    越如钩, 确实是她祖父的名字。

    “泰兴一役后,越家二位公子先后亡故, 这秘密原也当就此埋葬于黄土, 谁知没过多久……”荆无畏压低声音道:“付流景单独见了那八派掌门, 将半柄折扇呈了出来。”

    在座几人听到这里, 大气都没敢出。

    “他与八派掌门之间达成了某个约定,从此便消失在了江湖之中。”荆无畏道:“前段时日, 那八派掌门正是为了那个约定, 才中了雁人的埋伏。”

    话说到这, 众人仍在云里雾里, 巫马忍不住问:“可知他们约定了什么?”

    “对外, 八派掌门的解释是为了报恩,不过嘛……”荆无畏哼哼了两声, 故意没有着急说下去, 徐岛主转了两圈自己手中的扇柄,豁然道:“我明白了。这付流景手中只有半柄折扇, 对他来说也是无用啊, 可是他又不知另外半柄在何处,这才想到与八派掌门协作,利用他们的江湖人脉来探知其下落, 但又为防有人心思不纯,索性将这八人栓在一条绳上, 这样不论是谁找出了另外半柄, 想要与付流景手上的交换, 前提也得是八人一起出现,这样就能解释的通为什么区区半柄扇子,就能在短短时间之内,将八个名门正派的掌门笼到一块儿去了。”

    此话一出,不仅其他几个投去了注目礼,连伏梁顶上的长陵都不免暗自叹服。

    荆无畏不过是抛砖引玉,这姓徐的居然就能闻一知十,就是不知他猜的是不是**不离十呢?

    荆无畏点点头道:“关于这半柄折扇与付流景的用意,荆某苦苦揣摩了数月方猜出一些端倪,想不到徐岛主只是听了这么三言两语,甚至都不认识付流景此人,就能一语成谶,实在是令人佩服啊。可惜啊,那半柄折扇只是雁人所设的圈套,八派掌门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他说到这里,目光在诸身上扫了一眼,岑舵主立即会意,道:“将军今夜说了这么多关于伍润和折扇的事,该不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