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部分人挤破头也要进入清城院, 为的是参加三年一次的武举。

    不论是朝堂之上,还是各地州县, 军职多是世荫承袭,或是行伍军人逐步升上去的, 武举算是一条通往庄康大道的捷径。

    与文举相似, 中举的武试子可在放榜当日游金陵城,受百姓瞻仰, 而后进宫赴宴,由皇帝亲自给他们封赏——据说, 状元、榜眼、探花通常会直升到禁军或是皇宫宿卫之中,现今的禁军统领就是武举出生,其他举人也能分配到各地谋得一官半职。

    另外, 武举还有一个极大的诱惑, 中举者若是愿意, 可代表朝廷参加下半年的武林大会——但凡有人能在大会中大放异彩,朝廷另有封赏。

    虽然说武林大会乃是群雄盛宴, 未必要通过武举这一条路,但是要是踩着朝廷给的青云梯去, 赢回来的就不止是“天下第几”的虚名, 而是白花花的银子, 要是一不小心有谁夺了盟主之位,回朝之后更是高官厚禄, 扶摇而上了。

    毕竟这年头走江湖的都穷, 打家劫舍的土匪穷、行侠仗义的大侠穷, 纵然是当上了武林盟主也没红利可收——可能还要因为经常救济一些快要垮掉的小门小派而变得更穷。

    武举在即,清城院的学生们个个都跟灌了鸡血似的废寝忘食、闻鸡起舞,尤其是新生们,为争着给掌教、院士们留下优良的印象,深更半夜都能看到有人在院舍楼前舞刀弄剑,直到个别激进院生被墨二师兄抓去“体罚”了一顿,才稍稍消停下来。

    长陵自然不在“勤学苦练”的行列当中。

    她每日晚起早睡,上课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走神,课间时人影都不见,可以说是把自己的存在感拉低到了极致——但依旧有不少的院生被她的美色所吸引,每天她摸完鱼回到寝屋,都能在窗台边收到好几封“情诗”——一大半是给她的,另一小半是给方美人的。

    “这些人还真够无聊的。”方烛伊将一摞信纸丢到篓里,“只知道混日子,把清城院当成什么地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