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姐姐,”周沁有些警惕的盯着长陵, 退了两步, “我可以先问你和那老爷爷是什么关系么?”

    长陵逼视着她片刻, 道:“看来,你真的知道他在哪儿。”

    “我、我不知道……”周沁连连摇头,“我只是,看你……一直问我那老爷爷的去向,我好奇罢了……”

    这丫头谎撒的太明显, 以至于长陵一时犯了难, 都不知是该对她来软的,还是来硬的。

    “那我先去上课了……”周沁看长陵走神的功夫,作势欲跑,长陵脚下一动, 踏出了一套更快、更纯正的萍踪步,如凉风飘浮般掠至周沁跟前, 周沁颇有些看傻了眼, “姐姐, 你、你也会萍踪步?老先生也、也教过你武功么?”

    长陵不愿意显露身份,但要闷太紧又怕撬不开这丫头的嘴, 于是只好“小露”这么一手, 然后桀骜挑眉道:“你现在能说实话了么?”

    周沁好似没有回过神来,上上下下打量着长陵一番, “您的戒名是……从夌么?”

    长陵心头一讶:虽然她不算正式剃度的佛家弟子, 但是年幼时师父确实给她取了这么个佛家法讳, 这小丫头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说……那老先生也收你做徒弟了?”

    周沁闻到“也”字,瞬间瞪大了眼睛,震惊道:“您、您真的是……是……”

    问到这个份上,也没有隐瞒的意义了,长陵不耐烦道:“你怎么这么多废话,是不是要我再打一套螳臂拳给你……”

    “看”字没说完,只见周沁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原来姐姐您就是我的师父啊……”

    长陵:“……”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周沁激动难耐,“那老爷爷,喔,就是师祖爷爷,他是教过我五天的武功,可他却不肯收为徒,他说他这一生只收过一个女徒弟,也是他的关门弟子,戒号从夌……后来,师祖爷爷见我求师心切,便道‘我那徒儿天资聪颖,奈何一世孤苦,不知所踪,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