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宅子是我舅公家的老宅, 空置很久了也没人住,和我同寝的那大兄弟打起呼噜那叫一个震耳欲聋啊,我都失眠好几天了……”符宴旸指了指两眼眶的乌青,“我就找我舅公要了钥匙,方才还在铺床呢,就被你们丢的棒槌吓尿了。”

    长陵:“那你为何不回家?”

    “我家那么远,骑快马都得半个时辰, 要是每日把时间都这花在往往返返, 哪还有办法练功啊?”符宴旸说着已经从墙对边跨过来了,“结果没想到……诶, 你们这是干啥呢?”

    “师父正教我功夫呢, 是我太笨了,连兵器都握不住……”周沁鞠了个大躬,“我、我一定会把墙给你们砌补回去的……”

    “教武功?你们私底下居然还搞特训?”符宴旸一把搂住长陵的手臂, “师父,你这就偏心了啊, 我也是你的徒弟啊……你怎么忍心落下我呢?”

    叶麒一把将他拉离长陵三步远,道:“说话就说话, 别动手动脚。”

    “小侯爷……我委屈还不行么?”符宴旸被叶麒拽的动不了身,“我都已经是这届士院生垫底的了, 再不想想办法,就不能参加这届武举了……”

    叶麒道:“你符二少想讨个功名有什么难的?何必和人家争抢这个位置呢?”

    符宴旸倔强道:“我就是不想让我哥看扁!他老说我文不成武不就, 还一直反对我学武, 可我偏不, 我这次就要让他知道,没有他,我照样可以做武举人!”

    眼见这浑小子满口斗志昂扬的,长陵正要说话,却见叶麒飞快的甩来一个眼色,随即笑着拍了拍符宴旸的肩膀道:“我怎么知道你是真心想来学武的,还是你哥派来当眼睛的?”

    长陵这才反应过来——她接下来要教给周沁的,多多少少会显露本门功夫,符宴旸纵然不识货,但他若是哪天在符宴归跟前使上个一招半式的,不就惹出怀疑了么?

    只是……现在给他撞个正着,倒还真是有些难办。

    这话中透着错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