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叶麒只觉得长陵身上有一种极淡的香气传来, 混着橘子的清甜,醺得他晕乎乎的, 心跳快的难以自持, 连呼吸都不会了。

    他想他多抵是病入膏肓了产生了幻觉, 但那柔软细腻的触感太过真实, 真实到她的唇已经离开,但余温仍在。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捞回了些许神智,“你……”

    你什么,叶麒没说完, 手被她一把握住, 轻轻放在她扑腾乱跳的胸前, 听她新奇道:“你看, 我的心跳的这么快, 这是不是就是纪神棍说的心动?”

    他呆呆的看着她深褐色的眸子,一瞬间觉得心尖上好像开了一朵花,尚没来得及张口,胸腔处突如其来地窒住, 一股钻心的疼蔓过五脏六腑,叶麒忙推开长陵, 别过头去,忍了忍, 终是没有忍住, 将那一口腥红张口喷出。

    长陵大惊失色, 看他身形一倾,下意识就接了过来,“你、你这是怎么了?”

    叶麒没有回应,他吐完这一口血后人已失去了意识,长陵仓皇之下抓住了他的脉,一探之下心头一震——这脉象如此紊乱荏弱,与当日大昭寺外如出一辙。

    怎么前一刻还好好的,这会儿马上就要死了呢?

    长陵几乎想也没想,一手抵住他的背心,欲要为他渡送真气,想起纪北阑说过的话,忙掀开车帘,对车夫道:“你们家侯爷晕了,去北斋药铺!快!”

    到药斋的时候,纪北阑正铺好床打算就寝。

    他看到长陵扛着小侯爷衣襟沾腥而来,整个人都吓了一跳,忙让她帮着把人放平,出手如电的掏出银针。

    长陵与车夫稍微交代几句,车夫便火急火燎的赶去贺府通知七叔,回到药铺里时,纪北阑已经施过一轮针。

    叶麒一身冷汗浸透了衣裳,依旧人事不省,长陵看纪北阑一脸肃然,不禁问道:“他怎么样了?”

    “还死不了。”纪北阑擦了一把自己额间的薄汗,“唉,小侯爷这几日的状态我一直控制的很好,他做过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