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叶麒清醒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屋内弥漫着草药的苦涩味, 他吃力睁开眼,看到破破烂烂的天花板, 才反应过来自己人才何处。

    不对吧, 他什么时候来北斋药铺了?

    叶麒扭了个头, 蓦地发现身侧躺着一人, 鼻对鼻眼对眼,正睡得香甜,有那么一刻光景,他几乎以为自己犹在梦中。

    仔细一瞧,她并不是躺在床板上, 而是用斜卧在长条板凳上, 因紧紧的挨着床, 差点误以为她与自己同榻而寝。

    见她没有盖被子, 叶麒小心翼翼的将自己身上的软毯给她盖上, 靠近她时瞥见她的唇瓣,一刹那想起马车里的那一幕,本来平和的心境又乱了起来。

    长陵听到动静,打着哈欠坐起身来, 见叶麒坐在榻上,眉色一喜,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还、还好。”叶麒定定望着她,“我们怎么会在这儿?”

    “你不记得了?”长陵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昨夜你突然吐血晕倒, 我就把你带到纪神棍这儿来了, 七叔他们都在外边等着,你等着,我这就去把他们都叫来。”

    “欸你……”他还想说些什么,手一捞,没捞着,长陵就这么推门而出,转头就把纪北阑和七叔给喊进里屋来。

    纪北阑给叶麒号过脉之后,吹鼻子瞪眼片刻,道:“你之前受了那么多罪,一晚上功夫,全都白受了。”

    七叔没听懂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连刮骨针也没有效果了?”

    叶麒偷觑着长陵的神色,看她的反应,怕是不该知道的也都知情了,他心下一堵,打了个哈哈道:“哪有什么意思,纪老头儿就喜欢说笑,我昨晚……也就是自己没留神,眼下就觉得舒坦多了。”

    纪北阑深沉的叹了一口气,他一个鼎鼎大名的神医,病人再不听话,也医治了十多年了,到了束手无策的边缘,连冷嘲热讽的话都懒得说了。

    七叔自是敏锐,见气氛如此凝重,不由问:“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