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身后不远处的天空发出了一声震天锣鸣,有人高声道:“走犯——”

    铁面人见自己也没得选了,当下不再迟疑,先是将岸边长陵的军服藏在树丛中,而后纵身跃入河中,双手攥住木板条不让自己沉下水,没想到,这木头浮力真能勉强把他托浮在水面上下,偶尔露个头吸一口气,就足以让他游出一阵距离了。

    此时夜已深,湖下五指难分东南西北,铁面人不知该游往何处去,只能由着长陵拉着木条在前方带路。这河乍一眼看去就是一条小小的内河,一眼望到头,俨然没有蜿蜒向外的途径,但铁面人就这么黑灯瞎火的胡乱潜了一阵水,再冒出头时,一回首,居然发现整座雁回山已落在自己身后了。

    “雁回山底下有一段溶洞,河水是通过那洞与这外边的江流接壤的,所以我说,”长陵道:“雁回山的河不是内河。”

    铁面人回转过头,吃惊的望着长陵。

    只怕整个墓王堡都无人知晓,雁回山底下竟然有路子能够通向外边。

    至于长陵……她第一次从楚天素口中听到“我在雁回山下的冰河边把你捞起来”时便已然猜到了这一点,所以在她和楚天素说出这一想法时她问:“婆婆,您认为当年我是怎么从外边漂到墓王堡中的?”

    楚天素顿时有种拿针自戳一百下的冲动。

    三月初春,水下仍是一片冰凉。

    两人水底下浸了大半个时辰,早已是凉到骨魄里去了,等飘上了岸的时候长陵全身麻的连滚带爬才着了地,缓了好半天才摇摇晃晃的坐起身来,递出手想要拉他一把。

    铁面人正想拉住,而抬起头时,却是彻底的呆住了。

    云缝中投下几缕朦胧的月光洒落而下,浸透的单衣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凹凸玲珑的身形一览无遗,发髻在水下就被冲开了,此时青丝轻软的披泻而下,脸上涂抹的黑泥早已褪得干净,皓肤如玉,双眸更犹一泓清水,说不出的明丽动人。

    他的心脏突突直跳,脑海里更是乱成一锅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